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盛景网联培训集团彭志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盛景网联培训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盛景商业研究院院长,中国管理培训界“商业模式+资本运营”实战培训第一人,盛景商业研究院商业模式研究中心联席主任,知名上市公司清华紫光原副总裁,全程共同负责清华紫光股票上市工作,精通资本经营战略与商业模式创新!常年担任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MBA班企业家客座教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吴老反对不涨价的争论  

2007-03-12 09:55:41|  分类: 社会思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这段时间关于吴老反对不涨价的争论迅速成为热点,但是感觉争论的视角应该更宽些,眼光可以放地更远些,水平可以更高些,效果可以更大些。
     1、据说铁道部说春运买票难将在四五年后解决,因为铁道部将加大运力建设。这个问题绝对要谨慎,谨防仅仅为了春运就加大铁路建设投入,那就是发“民难财”,打着为百姓的旗号满足垄断者的部门利益。“春运的峰值难题”绝对不能简单粗暴地依靠加大资源投入,这无疑意味着巨大的浪费,纳税人的钱可不能这么糟蹋。在一个正确问题上采用了完全相反的解法,肯定入选“南辕北辙之现代版”钻石奖。
     2、要解决春运问题,“票价浮动”只是众多方法中的一种,它不是灵丹妙药,一涨就灵,总人数一定还是巨多,票还是难买、肯定还要排队、还有票贩子,但以此否定“票价浮动”的关键性作用无疑是没想明白。因为“票价浮动”的主要功效就是也只能是“平抑最高峰”,而不是彻底消除春运难。而解决春运问题的核心,其实就是有效降低“最高峰”时的峰值压力,以及实现最高峰压力时的民众接受度,从这个角度,“票价浮动”的引导作用意义相当大。
     赞同吴老关于涨价后补贴农民工的建议,一举三得。既可以“平抑最高峰”,也不让铁道部“不当得利”,弱势群体也得到了实惠帮助。
     对于很多媒体、网民对吴老提议的“断章取义、片面理解”深表遗憾,他们使得这场争论被情绪化、形而上了,压根没有进入到“技术层面争论”。如此下去,这场争论就只能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口水仗而已。多为停留在情绪感受层面的争论,少有深入到“技术层面”的争论,是中国争论停留在低水平的体现,甚为遗憾,而这对中国的进步绝对是一个相当巨大的阻碍。
     3、根本性地解决春运问题,关键还是春节的过法,这才是事物的本源,而且其中蕴涵的问题更是远远大于春运,值得更深入地进行探讨,深入到“技术层面”的探讨,而不是斗气、搞对立。
     去年我曾经就春节问题、春运问题写了一篇博客,如今看起来,与这场争论颇为相关,好砖不怕多抛,再抛一回吧!
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在06年的春节里,春晚还是半死不活着,只是短信更火了,北京鞭炮燃放“禁改限”了,而春运依然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。在旅途中体会了“人之不为人”的痛苦后,人们发现,对人性的泯灭、对人的不尊重,规模之大、频度之高、范围之广,中国每年的春运算是达到了顶峰。电视台里的主持人仍在喋喋不休地号召大家回家过春节,这无疑令本以可怕的春运雪上加霜。由此,不得不说说中国人这春节的过法了。
     中国春节的过法完全是一种“休克式”过法,国人从平时的省吃俭用、劳碌紧张一下切换到彻底休息、极度浪费,于国于己都是极大的问题。从国家、企业来讲,春节前后这15天,由于中国内部体系的极度疯狂与彻底放松,中国与外部世界几乎是隔绝的,在这个时期如果发生了什么世界大事、区域大事,中国几乎是没有快速应对能力的,在全球化的世界里,中国这根链条在这15天里是一片空白,是断裂的。这对国家安全、政治操控、经济往来等都是极大的风险,谁让中国的节日与西方主流国家的节日时间差别很大呢,因此,即使在我们的重大节日,中国也不应丧失快速反应能力。国家是如此,企业更是如此,春节期间中国所有的企业几乎是处于停滞状态,这对于正在努力融入全球市场的中国企业来讲,并不是什么好现象;我们平时白吃苦了,竞争对手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你击败,这个期间的市场攻势我们至少要在15天以后才能有所反应,一切已经晚了。民工集中返乡,不仅给交通系统带来沉重的压力,也将导致工厂的停产与半停产,这无疑是巨大的损失;而保姆等务工人员集中返乡,会让你买不到菜、家里老人小孩没人照顾,给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。(顺便说一句,中国这样一个人口超多的国家,竟然解决不了“保姆难”的问题真是遗憾,如此“双赢”的事楞是没人愿意干,楞是没有人组织得好)。因此,我们这种“休克式”、“割裂式”的过节方法,而且与西方主流节日不同步,对国家、企业、老百姓都有诸多的重大影响,确实到了我们好好反思的时候了。
     如果说要扣帽子的话,那么中国这种过节的方法仍停留在封建时代,没有考虑到现在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,没有顾及到全球化的世界,更没有考虑我们已经处于人多资源少的被动局面了。这个期间对资源的耗费、对生产建设,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。春节还是要过,但是可能过法上要有改良,中国人把春节看得太重了。平时的团圆也很好啊,春节期间通个电话问候一下也是不错啊,提前将父母接过来当然就更完美了。平时要多在一起,要多回家看看,不要非等到春节来走这个形式,这个形式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。有人说现在春节的节味越来越淡了,想想未必是坏事,只有穷人才把过节当作“极致、狂欢”,我们要追求每天都是节日,这只能说明我们平时的物质生活、精神生活都还不够丰富,都要等到春节来享受;这说明我们平时回家看的太少,非要等到春节回去。春节依然要过,但是过法上可以更多元化。工厂的工人可以轮流着回去,减少工厂的停产;政府要少休息,不要让政府停转。如此一来,企业效益有保障了,政府形象也好了,还能减轻交通的压力,利国利民啊。
     我们再来看看春运。中国春运难的问题已经延续多年,并有不断加剧的可能,其实这是一个资源配置峰值的问题,除非以极大的资源浪费为代价,否则几乎无解,或者就只能改变中国春节的过法(这似乎被很多人认为是保持中国传统的最后一道防线,只要中国的春节还这么过,那么中国就还为中国,否则好象就不是了)。中国的铁路系统在平时几乎是不赢利的,甚至是亏损的,平时也几乎见不到火车拥挤,也就意味着在平时中国铁路资源是供大于求的,只有在春运及其他黄金周时才是供不应求的,因此,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。
     一、资源的配置应以资源的最高峰需求为标准,还是以多数时间的资源需求(均值)为标准略高,前者必然会带来多数时间的巨大浪费,而后者将是经济型、节约型社会的选择,但就要求采用各种方式“平抑人员春节流动峰值”。因此,首先是不能为了春运而大规模修路,这点必须旗帜鲜明地提出来,不要打着“为了老百姓”的旗号而浪费,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浪费。但同时,如果不下决心“熨平”人流峰值,那么就是百姓福祉的巨大伤害。其实春节团圆本身,在现在中国人多资源少的特殊现实下,已经是一个非常奢侈的愿望,我们应该多鼓励大家多回家看看以创造和谐家庭和和谐社会,但未必是都拥挤在短短的春节期间。我们应该创造条件让大家在平时有机会/有可能回家休假、探亲、旅游,带薪年假或者请假制度等就完全可以实现这点。鼓励在平时回家探亲,或者把您的亲人提前接过来,还有,春节期间旅游的人最好不要凑热闹,已经够折腾了还填乱。这些都需要国家政府、社会舆论的积极引导,才可能发生习惯的改变,才可能“熨平”春节期间的人流峰值。
     顺便提及一下,峰值管理在每个组织/企业的管理中经常存在,是管理的基础性的重要问题,但多数管理者对此并不察觉,其实,组织/企业的争论/困难往往仅仅因为无法满足资源的峰值需求,而不是资源本身真的匮乏。对峰值/谷底的调控能力则体现了该组织/企业的管理水平。谈到资源的配置,国家的电力、铁路等核心资源,企业的人手、资金是否够用、效率是否够高等等,往往都是一个峰值/谷底的调控问题。有机会我专门写文论述此问题。
     二、春运期间票价上浮收益的归属问题。春运期间上浮票价的收益对于铁路系统来说,除了确实需要增加支出的费用(如加班费、调度费等)以外,应该属于“不当得利”。老百姓这个期间多吃苦不算,还要多付钱,真是不合理,政府为了抑制人流峰值同意涨价不得以为之,但这个便宜不能让铁路系统白得了,这就更不合理了。据说春运期间涨价让本已亏损的铁路系统赚了不少钱,这相当于老百姓为这些经营不善的企业又买单了,这样铁路系统永远不会有改善经营、降低成本、提高服务的动力与压力,只要有春运在,铁路就永远是老大。因此,这笔“不当得利”应该单独管理、单独核算,可以作为“社会保障基金”的来源之一,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而不应归入铁路系统的腰包。
     过节问题的解决所带来的社会效益、经济效益,远大于举办一届奥运会所能带来的长期影响,值得有识之士群策群力有所推动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